|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关于《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的思考
发布时间: 2007-11-02  访问次数: 447
关于《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的思考
 
王战军1 , 翟亚军2
(1. 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 北京100083 ;
2.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管理学院, 安徽合肥230026)
 
摘 要:《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作为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明显带有计划体制的痕迹,在控制和规范的理念下,该目录的编制不可避免地存在着技术上和功能上的局限。因此,《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的修订势在必行。该目录的修订应体现在恪守学科门类的科学性,规范一级学科和开放二级学科三个方面。
关键词: 研究生教育; 学科; 专业目录
 
    《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以下简称《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 萌芽于1981 年,成熟稳定于1997 年。20 多年来,该目录对我国的研究生培养和学位授予工作发挥了重要的规范和指导作用。《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是相伴我国学位制度的建立而产生的,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随着历史的演进,其科学性和合理性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质疑。后虽历经多次调整和修改,但是捉襟见肘的修修补补已难掩其日益尴尬的境遇,重新修订《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的呼声此起彼伏。改革势在必行,但改什么,怎么改,人们见仁见智。本文首先对我国目前的《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局限性进行分析,在此基础上,溯本求源,对其局限性进行成因分析,并提出改进对策。
    一、我国《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的局限性分析
    《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作为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明显带有计划体制的痕迹,在控制和规范的理念下,该目录的编制不可避免地存在着技术上和功能上的局限。
    第一,在技术上,该目录存在着学科属性定位不清、不同层级区分度低以及交叉学科零发展空间等问题。“对号入座制”是《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最明显的特征,乍一看,各学科各就各位,类别分明,层次清晰,但仔细推敲,就会发现其存在着以下问题。
(1) 偏差———学科属性定位不清。以心理学为例, 《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中将心理学作为二级学科设在教育学门类下,如果说将教育学和心理学交叉而成的教育心理学放在教育学门类下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诸如环境心理学、社会心理学、犯罪心理学、健康心理学等学科与教育学相去甚远,授予教育学学位似乎勉为其难。于是又采取了无奈的折衷之策,心理学学科还可以授予理学学位,而在理学门类下又找不出心理学学科的任何蛛丝马迹。此外,运动人体医学、教育经济与管理、科学技术史等学科都存在着类似的问题。
(2) 混乱———学科层级区分度低。仍以心理学为例,其学科内涵的丰富与成熟程度和教育学并无二致,但现行《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中,心理学却在教育学门类之下。再如“中国语言文学”一级学科,下设“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二级学科。众所周知,比较研究是跨历史、跨地域、跨民族、跨语言、跨文化、跨学科的研究。比较文学不只是外国文学的比较,在某种意义上中外比较应更具有研究价值。而目录中的“世界文学”隐含的是不包括中国文学的外国文学,即使退一步说,充其量也是中国文学和外国文学的交叉和混合,但“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作为二级学科却设在“中国语言文学”一级学科之下。
(3) 盲点———交叉学科的缺位。目前,研究生的招生、培养、学位授予、重点学科评审、学位点设立等工作惟《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是瞻,采取“对号入座”制,目录外学科专业统统“没有户口”。由于“身份”不明,新兴学科和交叉学科得不到认可,受到有意或无意的排挤。例如公共安全问题已成为近年来的一个热点问题,迫切需要从理论上提供支撑,但是由于它是一个涉及社会学、医学、环境科学、心理学、管理学等众多学科的交叉学科,依照目录,设在哪一个学科下似乎都合理,却又名不正言不顺。模糊的“身份”使人们看不到学科未来发展的希望,折损了人们探讨新学科的兴趣和勇气,无形中桎梏了学科的发展。
    第二, 《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的局限导致了其功能的严重缺失。《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已突破最早被赋予的专业划分和学位授予的功能,在培养高层次创新人才,推动和引领大学学科建设与发展,催生新的学科生长点,促进国际学术交流和合作等方面肩负着越来越重要的使命。但是由于该目录的编制先天不足,导致其功能严重缺失。
(1) 缺乏前瞻性,不利于新兴学科和交叉学科的发展。《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作为学科设置的规范性文本,理应以符合科学标准的学科划分为依据。反观现有目录,后顾性有余,前瞻性不足,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新兴学科和交叉学科没有一席之位。面对目录学科的霸权地位,新兴学科和交叉学科只能偏居一隅,学科的边缘化地位使得学者无法轻易地建立自身的学科认同和身份认同,其研究成果无法在分界森严的权威出版物上发表,课题不能在正统学科的框架下申请。种种限制和困难使得学者望目录而兴叹,无奈之下,不得不避重就轻,徘徊、游走于传统学科范围内。
(2) 缺乏灵活性,不利于创新型人才的培养。学科体系的划分对研究生教育的专业设置、培养目标的确定、教学内容及培养手段的选择都产生了影响。在《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的指导下,不同学校同一学科、专业几乎按同一模式运行,学校、学生的选择范围很小,在培养内容雷同,培养模式趋同的情况下培养出来的学生,千人一面,齐则齐矣,创新则成为一种奢望。
(3) 缺乏创新性,不利于大学特色的彰显。特色对于大学意味着优势,意味着声誉,意味着资源,意味着未来。只有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特,大学才能永远领先。但是,在资源配置以《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为风向标和指挥棒的现实条件下,大学不能超然物外,而学者对短期利益的患得患失强化了业已存在的学科壁垒,学科创新既无拉力,又无推力,只能无奈地“泯然众人矣”。
(4) 缺乏贯通性,不利于科学、社会和大学的协调发展。在大学,按层次级别有针对研究生的《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针对本科生的《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以及针对专科生的《普通高等学校高职高专教育指导性专业目录(试行) 》。在大学之外,有1992 年国家技术监督局公布的“适用于国家宏观管理和科技统计”的《学科分类与代码》,还有图书馆系列的《中国图书分类法》等,各目录各自为政,自成体系,鲜有照应,自身尚不能衔接,更谈不上与国际接轨。
    二、我国《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产生局限性的原因分析
    局限性的产生有不可避免的客观因素,也有技术和理念滞后的主观因素,正确认识各种矛盾和偏差,是科学、合理地修订目录的前提和保证。
    首先是科学的普遍联系与人类认识局限性之间的矛盾。“科学是内在统一的,它们被分解成单独的部分不是由于事物的本质,而是由于人类认知的局限性。实际上存在着从物理到化学、通过生物学和人类学到达社会科学的链条,这是任何一处都不能被打断的链条。”[1 ] 把知识划分为学科、专业,完完全全是人为的产物。《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是为弥补人类认识的局限性而产生的,但是局限性并没有随着《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的出现而消失。学科分类在推进人类认识深入的同时,局限性也作为一种“附属物”伴随而来。这种局限性决定了不可能穷尽所有知识领域———即使是已有知识领域。而把抽象形式的学科具象为直观的一纸规范,“挂万漏一”在所难免。
    其次,学术性和行政性的矛盾。学科划分是学术的,理应以科学的内在逻辑为基点,以科学发展为旨归,以学术性作为一元划分标准,由科学家或学者来完成。不过《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的功能又是多元的, 《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不仅服务于科学发展,还要适应人才培养,满足社会需求,并利于管理。因此符合科学标准的学科划分未必符合功能多样化的需求。在我国,学术划分的行政性功能与学术性功能并驾齐驱,甚至超越其上。一门学科要在大学里获得承认,就必须诉诸行政性的学科设置,只有经过学科设置,才可能在大学里获得人员编制、资金资助等学科发展的必要条件。由于学科设置是由管理者或行政领导来完成的,它更多自觉不自觉地考虑管理的需要。由此作为学科设置基础的《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在现代教育体制和科研管理体制下得到了强化,可是常常强化了它的不正确部分。
    第三,稳定性与灵活性的矛盾。分析世界各国的学科专业目录,大致有三种类型:指令性的、指导性的、统计性的。指令性的采取收缩式策略,刚性十足,不可更改,一个萝卜一个坑,坑满了,再好的萝卜也只能废弃出局。统计性的则采取开放式策略,有后顾,也有前瞻,后顾就是按萝卜挖坑,得到认可的都有位可循,前瞻则是虚位以待后来者,具有相当的柔性。指导性的介于二者之间。在我国,不论是产生之初的“试行草案”还是几经修改后的《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其主要目的都是为审核学位授权点划分专业范围和学位授予提供依据,在选定学科专业时主要以学科的成熟度以及与研究生培养的适切性为标准。计划性、规范性和指令性是主要的编制理念。一方面是当时的客观需要,一方面也是传统家长制下形成的权力偏好在作祟。既定的路径依赖使得间或一些局部的、表层的、程序的调整、开放很快湮灭其中,而体制的强大威力又不断地强化这种惯性。
    三、我国《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的调整对策
    知行合一。先知是后行的前提,是通达“至善之路”的基础;后行是先知的目的。先知而后行,才能事半功倍。《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的“知”不仅体现在技术上,更体现在对其功能的理解和认识上。
    “《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是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审核授予学位的学科、专业范围划分的依据。同时,学位授予单位按目录中各学科、专业所归属的学科门类,授予相应的学位。培养研究生的高等学校和科研机构以及各有关主管部门,可以参照本目录制定培养研究生的规划,进行招生和培养工作。”[ 2 ] 从政府的文本性文件可以看出, 《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最初被赋予学位授予的依据这一本体功能和为研究生招生、培养提供参考的延展功能。从颁布至今,在规范学位授权审核,优化研究生培养结构,提高研究生培养质量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由于学位与研究生教育除却高层次人才培养功能外,与科学研究、社会服务密切关联,《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的功能也随之拓展和放大,尤其在学科建设中,对学科建设规划,学科研究方向,学科学术队伍建设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国家科技的发展。所以, 《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的修订,首要的是更新理念。即以服务替代指导;以宏观统筹和微观开放相结合替代行政性控制;以柔性替代刚性,稳定和灵活并举,后顾和前瞻共存,科学性和实用性兼顾,既要继承传统,也要立足现实,要延续未来。
    第一,学科门类的确定要立足于反映科学的内在逻辑,因此科学性是设置学科门类的惟一选择。在《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中,学科门类发挥的是统摄作用,是“纲”。由于纲举才能目张,所以学科门类要站在一个更高的层次上,以反映学科内涵、学科之间的差异和联系为基本出发点,与行业无涉。因为现行《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中的学科门类是学位授予的依据,所以一方面希望学科门类能够体现学科间的关系,另一方面希望社会能直观把握学位获得者的知识背景。
    第二,规范一级学科,在一级学科层次上授予学位。一级学科作为学科门类和二级学科的纽带,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一级学科既要尊重学科门类的科学性,也要考虑二级学科的实用性;既要稳定,又要灵活;既要有指导功能,又要有服务功能。所以在一级学科的设置上,一要关注学科的成熟性,规范学科设置,防止学科繁荣的表层化和虚假化。“称一个研究范围为一门学科,即是说它并非只是依赖教条而立,其权威性并非源自一人或一派,而是基于普遍接受的方法和真理。”[3 ] 无论从知识的视角还是从组织的视角而言,学科具有一种相对独立性和成熟性。二要关注学科的发展性,虽然“科学常常是漫长的边界纷争史上的赢家”,但是在学科间的交叉、渗透已成为学科发展主流态势的今天,交叉学科的缺位使得《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的“指南针”功能大打折扣。如果每一学科门类下都增设一级交叉学科,就可以较好地避免新兴学科和交叉学科无家可归的困境。待它们发展成熟后,具体化为独立的一级学科,依内涵归属于相应学科门类下;或突破原有框架,延伸出新的学科门类也未尝不可。
    第三,开放二级学科。一方面,二级学科应该考虑专业背景。“专业是学校根据社会专业分工需要而划分的学业门类”[ 4 ] ,专业与学科有一种内在的直接联系,但是影响专业设置的因素并非只有学科,政治、经济、科技、文化、产业结构等构成了影响专业的主要因素。专业折射了市场的需求,与社会分工有关,而对社会需求的发言权掌握在谁手中应该不言自明。另一方面,二级学科是培植新学科的主要阵地。学科的发展有自身的规律,新学科的产生要经过一个孕育、萌芽、生长、成熟的过程。无视学科的学术性,以行政性的指令框定学者的研究领域,无异于越俎代庖。
    在开放二级学科设置时,要注意的是放开而不是放任。目前实行的一级学科授予单位可以在本一级学科下自主设置二级学科是从2002 年开始的规定,其目的就是为弥补《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保守和僵化的缺陷。但是从目前情况来看,似乎并不尽如人意。据统计,截至2004 年,自主设立的二级学科达765 个。除军事学外,涉及11 个大类,在88 个一级学科中,除去军事学的8 个一级学科及体育学、艺术学、系统科学和科学技术史,涉及其他76 个一级学科。分析这些学科,可以发现,自主设立的二级学科的同行认可度低,比如有691 个二级学科仅在一所学校设立, 占全部自主设立二级学科的90.33 %。而另一方面,有些二级学科的设置又过于分散和随意,如管理科学与工程一级学科下设置了61个二级学科。因此,在坚持将自主权还给学校,将选择权交给市场的同时,建立科学的评价机制,以保证进退有序、有理,真正做到放权而不是放任,放而不乱,统而不死。
    科学历史的大厦还没有建构完毕[5 ] ,高等学校的改革与发展也将继续,终极真理是不存在的,追求一种以不变应万变的《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不仅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如何迅速回应科技的发展,如何与高层次人才培养相匹配,如何更好地与国际接轨,评价指标如何设计,进退机制如何建立等等,都是我们在调整、修订《研究生学科、专业目录》时必须正视的问题。
 
参考文献:
[1 ]赵文华. 高等教育系统[M] . 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1. 22223.
[2 ]教育部.《授予博士、硕士学位和培养研究生的学科、专业目录》[ S] . 1997.
[3 ]华勒斯坦. 学科·知识·权利[M] .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1999. 13214.
[4 ]李希. 高等学校教学论[M] . 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1991.
[5 ]布鲁诺·亚罗森. 科学哲学[M] .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
关闭页面
 
Copyright © 2006-2008 江苏师范大学学科建设办公室 版权所有
地址:江苏省徐州市铜山新区上海路101号 邮编:221116 电子邮件:xkb@jsnu.edu.cn